笔下星空>惊悚灵异>失忆在电影世界>第1005章 你们神经病吧!

目录

《失忆在电影世界》

第1005章 你们神经病吧!

谢知点点头:“嗯,五千年才出现一次的天象,还有几年?”

奥丁也明白,庞大的年份唬不了谢知他们。

谁让人家家里也有个看到阿斯嘉德未来的大高手呢,他自己时日不多人家清楚。

所以顺理成章的,天象要是太久才会发生的话,他奥丁就不用安排这么多事了。

“两年左右。”奥丁摆了摆手:“相关信息就这么多了,祝你们好运。”

“别急着结束啊。”谢知笑嘻嘻道:“关于现实宝石,陛下不知道控制方法么?”

奥丁摇头:“完全不清楚,我父王很谨慎,当然这是睿智的表现。

他对以太粒子的判断是,此物危险之极,因为以太会主动寻找,在宿主的生命力中吸取能量。

所以面对这么危险的东西,我父王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彻底封印,让永远它不见天日。”

对上号了!红色流体初次附身谢知时,确实在吸收谢知的生命力,只不过,也许是因为残缺的原因,被谢知压制了,继而掌控了红色流体。

“哦,那能说说那个黑暗精灵么?”

从红色流体的源头,到以太粒子,再到远古战场,谢知现在九成九可以断定,他们当年挖掘的古战场,就是阿斯嘉德和黑暗精灵交战的地方。

当然,还需要再确认一下。

“黑暗精灵?没什么好说的,已经灭绝了数千年了,如果你感兴趣的话,有相关的历史文献,回头我让人拿给你们看。”

跟着奥丁话锋一转:“事态的起因我坦诚相告了,为什么洛基会成功越狱,现在是不是能理解了。”

谢知三人对视几眼,然后谢知点点头:“能理解,你是故意放他出去搞事,钓鱼执法。

但问题是……哦先声明,无意干涉贵国内政啊,毕竟锤锤还没登基为王,何况洛基还是你儿子,想关想放,是你们的家务事。

不过现在这件事,牵扯到我们了,毕竟用脚后跟都能猜出来,洛基会把报复扯到地球上,我们的地盘。

你打算钓鱼执法,可执法的,是我们。

这件事之前咱们相处的还不错,但不管你这计划会带来多少好处,可是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办了,这可不是友好相处之道。

利用洛基,可和利用……算了,难听的不说了,都是亲戚。

而且我承认,你做的选择,有远见,有格局,够……魄力,我们要是抓着不放,那倒显得小气了。

怎么样,够诚意了吧。”

谢知话里暗含的意思,奥丁也是个老狐狸,岂能不明白,这是要他表态呢,够诚意的表态。

奥丁叹道:“是,这件事涉及亲戚,没打招呼,是有些失礼。

理由也不必找了,确实是有些私心,这样,我表个态。

首先,关于洛基,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,这点我早有心理准备。

毕竟任由他逃走,给他的不止是胡作非为的机会,如果他能幡然悔悟,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上一次细雨女士已经表明了态度,我也有警告过洛基,他若是不识好歹,那都是咎由自取,自作自受。”

话说的有理,可在场谁不清楚,洛基要是不惦记搞事,奥丁又何必放他出去,这老小子确实够狠。

但奥丁说的也的确没毛病,给了洛基重获自由的机会,但他自己作死,那还真怪不得别人。

奥丁继续道:“再者……锤锤成为王储也有些时日了,若是锤锤学业之余,闲暇时不妨多到阿斯嘉德坐坐,我觉得,是时候让孩子接触一下阿斯嘉德的政事了。

也可以先实践一部分国事,比如……统帅阿斯嘉德三军。

早点接触,早点掌握,也可以早日正式登基,我也能提前享受一下退休生活。”

谢知没吭声,一副思考状。

“谢先生,不满意?”

“不是满意不满意的问题,其实相比于王位……”谢知抬起眼皮:“锤锤年纪终归还小,接触国事啊,统帅三军啊,其实我们这些做长辈的,并不希望孩子过早的和青春告别。

不如换个方式,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……一个人,他的忠诚表现,从索尔和锤锤那,我有所耳闻,我家夫人也甚是赞赏。

但我听说,他只效忠于国王。

王储,终归不是国王,如果他能早一点确定,锤锤是值得他宣誓效忠的君王,有他帮衬着,我们这些家长也会放心很多,你觉得呢?”

奥丁眼中精光一闪,旋即感慨道:“明白了,难怪阁下能和尊夫人那等惊才绝艳的人物结为连理,果然好眼力。

海姆达尔……确实一人能抵半个阿斯嘉德。”

是的,谢知指的就是海姆达尔。

而奥丁的评价也并非夸张,毕竟之前细雨在阿斯嘉德也不是白待的,关键情报还是弄到了一些,并且亲眼见识了其人。

事实上海姆达尔的重要性,可以说较之奥丁也相差无几。

别看他不是国王,也不是阿斯嘉德最能打的,干的活也只是成天站在彩虹桥四下乱看,一个守门人的角色。

但海姆达尔,是阿斯嘉德的核心重臣!没有之一!

要知道彩虹桥是什么?阿斯嘉德最强大的武器!而海姆达尔就是负责用这宝贝的,没错,用,他有权利调动彩虹桥!

因为彩虹桥就两把钥匙,奥丁的永恒之枪,和海姆达尔的守护之剑,歼星武器掌握在国王和他手里!

当然了,他得听国王的,但是他要是动了自己的心思,那么能做的事可太多了,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。

因为以他的地位、本事,可以说知道的秘密,不会比奥丁少太多,可以说阿斯嘉德的机密,就掌握在奥丁、弗丽嘉和海姆达尔三人手中。

甚至谢知怀疑,王后弗丽嘉都未必有海姆达尔知道的多。

而他能站在关键位置千年以上,足以证明此人得到了奥丁的绝对信任,他用实际行动阐述了什么叫做忠诚,更重要的是,各方面的风评表明,此人最大的特点就俩字——靠谱!

完全是个和谢知老家历史中的大忠臣类似的形象,堪称忠肝义胆。

何况海姆达尔的战斗力也不差,据说当初他让洛基用寒冰宝匣冻住过,那玩意的威力也是神器级别的,可人家自己破开了冰封,这就不是一般的超凡战力能做到的。

并且此人见识不浅,毕竟成天满宇宙瞎看,天下事看的足够多足够久,换成谁,眼界格局也不会低。

那么相比于王位背后的坑,谢知觉得,有如此人物效忠锤锤,才是最大收获,毕竟谁知道诸神黄昏对阿斯嘉德的破坏有多严重。

所以哪怕这个神国最终没了,捞到一个海姆达尔就不亏,别的不说,冲他那对贼眼珠子就值了。

而往好处想,如果阿斯嘉德留下了,那么有海姆达尔辅佐,锤锤的地位才是稳如泰山,假女王,也必须得变成真女王!

所以所谓的政事啊、三军啊,在谢知看来都是虚的,扯淡。老家那边古代皇子争位的戏码早就证明了这点,先定下的太子有多少权利都没用,说撸就给你撸了,什么都不如核心重臣支持来的关键,当然了,通常核心重臣也不会轻易表态。

所以海姆达尔效忠的前提,必须是出自真心实意。

奥丁陷入沉吟,但是也没有迟疑多久,抬起头,面色郑重道:“虽然跟我的安排不符,但我毕竟不是古一,尽善尽美是不可能的。

也好,让海姆达尔尽早明白事态的严重性,对阿斯嘉德有益无害,也许……是时候了。”

“陛下大气魄,谢知佩服。”这次谢知倒是真心的,毕竟能做出如此决断,奥丁的魄力确实够可以。

可相应的谢知也明白,奥丁越是表现的有魄力,就愈发证明,奥丁所担心的未来真的很麻烦。

但凡事有得必有失,其实老谢家早就想到了,不说阿斯嘉德,就凭古一多年前对表现出老谢家友好态度,足以说明未来要摊上的事,小不了。

该来的,早晚会来。

奥丁也干脆,直接传音,唤来了海姆达尔。

一身金甲威风凛凛的海姆达尔步入大殿,向奥丁肃穆致意,也向谢知三人颔首以礼。

奥丁道:“海姆达尔,叫你来,是有一件事关阿斯嘉德未来的大事,和你商议。”♂笔下星空♂Www.bxXKk.oRg

“众神之父,请尽管吩咐,海姆达尔万死不辞。”

奥丁摇头:“这不是命令,而是商议,此刻,我不止是以国王的身份,众神之父的身份,也是以……老朋友的身份。”

海姆达尔眼神一变,肃然以待。

“我希望你……效忠王储谢铁锤。”

海姆达尔不解道:“陛下,我已经效忠了殿下。”

“不不不,我的意思是,像效忠我一样,像效忠真正的国王一样,像……效忠阿斯嘉德一样,而不止是她王储的身份。”

海姆达尔瞥了一眼谢知等人,皱起眉头:“陛下,恕我直言,这是不是……太早了?”

“不早,越早确定,越好。”

“陛下这是在为难臣下,假设陛下如果和谢铁锤意愿相左的时候,我该如何选择?”

奥丁笑了,指指自己的胡子:“海姆达尔,你看看我,我是国王,但我老了,我代表着……阿斯嘉德的过去。

谢铁锤,则是阿斯嘉德的未来,那不止是我的选择,还是雷霆之锤的选择,你还不明白么?

海姆达尔,阿斯嘉德不是个地方,是人民。”

海姆达尔陷入沉默,众人就等着,这事也不能催,效忠还得看本心,所以奥丁才说商量。

而海姆达尔,心中也难免震惊,谢铁锤做女王,他没觉得会有什么波折,毕竟奥丁家的老大、老二都各种不靠谱,但是也没觉得就是板上钉钉,一切都看奥丁最后的选择。

但这么急着让他确定君臣关系,意味着什么,他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,众神之父摆明了是托孤之意啊,那么恐怕事态比预想的还要严重,否则陛下何至于此……

最终,海姆达尔深吸一口气,半跪在地,朗声道:“海姆达尔懂了,自今日起,谢铁锤公主,就是吾之君王,也只有她是!无论……任何情况,永远。”

谢知和巴基对视一眼,哥俩都一个意思,海姆达尔的情绪是真诚的,错不了了。

过程虽然简单,但毕竟牵扯的是海姆达尔的个人意愿,倒也无需大张旗鼓。

随后海姆达尔对谢知等人点点头,告退离去。

奥丁微笑着,笑容中还有些傲然:“亲戚,彩虹桥虽然还没修好,但拿下了一半的使用权,满意么?”

“当然。”

谢知明白那笑容中的傲然是什么意思,我阿斯嘉德如此底蕴都豁的出去,占了如此大便宜,你们得有点数,别没完没了的。

既如此,谢知同样微笑回应:“倒是还有个事情,当然跟洛基啊威胁啊没关系,我们家的事,想借助一下陛下的智慧。”

“说说看。”

“歼星武器这东西吧,陛下认为是应该放一炮让全宇宙都知道知道,心里有数呢,还是该搁在家里,闷声发大财,抽冷子吓别人一跳比较好?

主要是我们家没这方面的经验,不知道阿斯嘉德以前是怎么干的。”

奥丁眼睛睁大了几分:“彩虹桥……等等,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你们也有歼星武器?”

巴基大拇指翘起,朝身后指了指:“是啊,外面那飞船上就带着呢,一不小心多造了几千门,结果还没商量好怎么应用,有点浪费了。”

谢知补充道:“当然了,多是多了点,但射程跟彩虹桥比就差很多了。”

有德接道:“好在机动力略微有点优势,到哪都方便。”

奥丁张了张嘴,尼玛!吃饱了撑的造几千门歼星炮!你们神经病吧!

当然奥丁也清楚,这仨货一开始不说,就没有威胁的意思。

但我这刚流露出点咱是何等慷慨的意味,你们就亮家底,把脸打回来是吧?真特么小气!

就差直接说:“你阿斯嘉德有底蕴,我们家也不缺好东西,一个彩虹桥显摆啥呀,好像我们多稀罕似的。”

谢知又道:“其实这趟来呢,虽说是为了熊孩子,但走亲戚嘛,也不能空着手,不像话。

也没啥好东西,土特产也就是歼星炮了,给亲戚也带了六百六十六门,六六大顺,别嫌少啊,小小心意。”

奥丁眼皮一耷拉,我呸!谁家走亲戚送歼星炮!我不就是表现了一点你们占便宜了的意思么,差不多得了啊!

而谢知还真不是装大方,歼星炮这种东西当然不能随便乱送,可也得分谁。

是不能送给没有的人,但阿斯嘉德本身就有射程超变态的歼星炮,送了也无非是个锦上添花,改变不了什么。

何况没有超空间引擎提供超强机动力,原力世界的歼星炮放在阿斯嘉德这,纯属摆设。

奥丁打了个哈哈:“既然是亲戚,这么客气就见外了,主要是阿斯嘉德追求的是恬静生活,建太多炮台……还得重新设计景观,劳民伤财要不得。”

“诶,此言差矣,阿斯嘉德射程范围内当然没什么敌人,不过逢年过节的,用歼星炮放个礼花,也是很壮观的,喜庆。”

“还是低调点好,阿斯嘉德民风……一贯简朴,而且真是没地方放……对了!”

奥丁一本正经道:“歼星炮怎么用,我还真有心得,很久以前,我曾曾祖父找个机会放了一炮,确实太平了很久。

除了黑暗精灵,就没有敢找事的,一炮之威,受用几千年。”

“哦~好主意,受教了。”谢知顿了顿,笑道:“老丁你说的也在理,阿斯嘉德风光秀美怡人,摆一堆歼星炮是够大煞风景的。

这么着吧,歼星炮不合适,那就换一样。

这回你可别推辞了,再让来让去的,可就是不给我面子了。”

推荐阅读

笔下星空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 Copyright©2014-2022 www.bxxkk.org All rights Reserved

扫码转到手机阅读